台湾医师不愿也不会收红包

  • 台湾最低工资标准为19047元台币(约3958元人民币),一般大学生毕业刚刚工作月薪即能拿到约4万-5万台币(8000元至1万元人民币),收入水平普遍较高,因此,交纳这一点健保费用并不算什么。

    台湾医生只有两种,即住院医师和主治医师,没有大陆那种主治医师、副主任医师、主任医师的职称分别。但医师收入非常高。医院住院医师的固定月收入为10万元-12万元台币(2万元至2.5万元人民币),主治医师月收入30万-35万台币(约6.3万元至7.3万元人民币)。开医美诊所的主治医师月收入更可以达到50万至100万台币(10万元至20万元人民币)。医师还可以跨多个医院和诊所兼职执业。台大医院吴尚儒医师说,如果发现医生收红包,不论多少,一律会被以收受贿赂罪追究刑责,因此,台湾医师不愿也不会收红包,这种现象现在几乎绝迹。

    按照台湾“中央健保局”的规定,健保费用一般由个人、单位和政府按3∶6∶1承担,根据居民身份的不同,负担比例有所区别。农民、渔民等群体,个人以外的部分全部由政府支付,比例达3∶7。在台北等大都会里,一名每月收入4万台币(约8300元人民币)的普通白领,每月个人支付的健保费用约为1000元台币(208元人民币)。

    我到台大医院皮肤科诊室就诊,从等待、住院医师问诊、主治医师看诊,到缴费取药,大约花了一个小时。其中花在问诊、看诊上的时间大约半个小时。但据了解,台湾过去实行全民健保制度后,也曾发生过医生“5分钟看一个病人”的情况,原因是健保支付实行“论件计酬”,按医院的门诊量来支付经费。改为“总额支付”后,这种状况很快消失,医生一心专注于提高看病质量,这也是为什么台大医院上午10点半、下午3点就不再挂号看病的原因。

    吴尚儒医师告诉我,如果没有健保(健康保险),在台大医院看门诊的基本费用为460元台币(约96元人民币),急诊为700元台币(约145元人民币);如果有健保的话,则个人只需支付100元台币(约20元人民币)的挂号费,其他费用则全部由健保支付,仅住院时个人需支付少部分费用。而在台湾,实行的是全民健保制度,90%以上的人有健保,只有前来旅游或短期停留的人没有。

    免费医疗式的全民健保,会不会造成有人与医院合作“骗保”?新光健康管理公司总经理、新光医院健康管理部行政中心主管洪子仁告诉我,一旦发现有人与医师合作骗保,处罚相当严厉,医师终身不得再执业,并追究其刑事责任,所在诊所和医院也将关门停业,所以几乎没有人敢冒这样的风险。